Friday, 10 April, 2020

老照片寻东莞记忆 见证百年红楼往事


图2.jpeg


  7月9日,德国驻广州总领事馆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则饱含蜜意文章:“有谁认得这个地方而且晓得相关的故事吗?”文章里面配了好多上世纪三四十年月的老照片。

  这则推文惹起了东莞医疗界,尤其是东莞市人民病院的高度存眷,并引发了一波回想
潮。这篇文章和东莞市人民病院有什么联络?这些老照片,又凝聚着哪些回想
呢?

  晒老照片

  两位德国白叟的前人找寻东莞记忆

  根据两位白叟前人的讲述,1888年,中国第一家德国教会病院在东莞成立。从1921年起,该院由德国人Otto Hueck和他的老婆Hedwig Hueck办理。

  两人致力于这家病院的办理,特别是中国护士的培训。他们脱离在德国的家人和伴侣脱离中国,学会了流利的中文,30多年坚持不懈地为东莞及周边的当地人提供医疗服务。

  1951年,这对德国夫妻脱离了病院和中国。从那时起,他们与这家病院就“失联”了。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家病院一直是两位白叟的牵挂。为了圆两位白叟的心愿,Otto Hueck和Hedwig Hueck的前人,联络上了德国驻广州总领事馆,讲了这个故事,并附上了70多年前的老照片,希望一定要找到这家病院,了解病院和那些受训的护士们如今怎样了。

  “咱们不晓得病院的确切位置。”Hueck老日记描述道,“病院在城外的河滨。到病院去必须先穿过北门,而后坐渡船穿过运河。那儿有一所主妇和儿童运用的房子和一所给男人用的大房子,里面有手术室、药房、化验室、门诊部和一个小教堂。”

  最后,文章这样写道:“你们认得老照片里的地方或人物吗?你们晓得1951年以后这所病院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吗?给你们在东莞地区的伴侣和亲戚分享本文,和咱们一起重温这个故事吧!”

图2.jpeg

  ■德国佳耦(圆圈所示)与东莞医务职员合影德国驻广州总领事馆图

  东莞大夫慧眼

  认出了照片上的三名医护职员

  这篇文章很快被分享到了东莞医务职员的伴侣圈,并惹起了东莞市人民病院的高度存眷。

  有大夫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中的人。“第三排的这位,是我姑婆,叫陈慰贫,从咱们病院(东莞市人民病院)退休,1999年去世。她也是我院退休西医何植春的夫人。”东莞市人民病院张若愚大夫认出了她,还在照片上标注出了她的位置。

  张若愚还认出了第二排的另一名
护士,她叫胡惠英,东莞石龙人,是他姑婆陈慰贫的闺蜜。“她还活着,本年已经94岁高龄了,现居住在广州,我也称说她为惠英姑婆的。”张若愚说。

图3.jpeg

    ■市人民病院大夫张若愚认出图中的两位:他姑婆陈慰贫(左边圆圈所示),姑婆的闺蜜胡惠英(右边圆圈所示)

  德国驻广州总领事馆图

  再继续识别,张若愚又认出了一名
坐在第一排的大夫:“他叫区瑞芝,一名
跟着德国大夫学习,本身医术也非常好的大夫。”

  131年的市人民病院

  见证西医在我市的生根和生长

  本来,东莞市人民病院已经建院131年,是中国成立较早的中病院之一,它的前身是东莞普济病院和东莞病院。

  此中,东莞普济病院建于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东莞病院建于1930年。

  据市人民病院院志记录,1888年4月1日,德国基督教礼贤会开办东莞普济病院,院址在莞城文顺坊,设立门诊部和留医部(注:也称住院部),有病床25张。

  而两位德国白叟提供的老照片,有一张等于东莞普济病院全体职员,在仲鸾肺痨医舍门前合影。该医舍由1935年李仲鸾的夫人捐资3万元建成。

  据市人民病院院志记录,刚开始,西医在东莞的扎根之路并不顺畅,大众难以接收这个“舶来品”,就诊人数不多,听说西医会“开膛破肚”,大多人退避三舍。

  而那些病急又无钱医治的人,反而成为最先的测验考试者。西医的疗效在莞邑逐渐传开。

  之后,来院救治的人越来越多,病院留医部空间有限,于是,礼贤教会、在华德国人、本土开通绅士、乡贤筹款,在脉沥洲购地21亩建新院。

  1907年,东莞普济病院正式迁至莞城脉沥洲,有40多张病床。这也等于开初的位于莞城沙地塘的东莞市人民病院留医部。

  由于新院建筑质量上乘,风格独具特色,红墙绿瓦,一派西洋风格,被人们称为“红楼病院”,这个称说延续百年至今。

  开初,市人民病院从莞城沙地塘,迁到如今的万江新院。沙地塘的院区旧址,如今在建设东莞市第九人民病院。

  市人民病院

  邀两位德国白叟的前人来东莞做客

  这段历史,因为两位德国白叟保留的老照片,和现实连接了起来,在回复德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的邮件中,东莞市人民病院这样写道:“Otto Hueck和他的老婆Hedwig Hueck1921年-1951年间的故事,以及文章中的照片,与我院的历史质料完全吻合。我院领导看到推文后,为找到昔时为我院的生长和为东莞医疗卫生事业做出伟大贡献的两位先驱,感到十分惊喜和万分荣幸。咱们急切地想与我院生长的奠基人,分享这几十年来我院取得的令人瞩目的成绩。”

  目前,市人民病院在等待德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的回复,希望与Otto Hueck先生和他的老婆Hedwig Hueck女士的前人尽快取得联络。并有意邀请他们到中国东莞做客,缺席于9月下旬举行的第十二届“红楼艺术节”大型晚会,共同见证病院生长结果。

  征集线索

  如果您认识上述老照片西医务职员本人和他们的前人;或者您有昔时与医疗相关的老照片、老物件,或是一个听诊器,或是一个体温计,请和咱们联络,咱们一起来发掘
那段历史和故事。(记者 李广/文)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lpbcamp.com